Cortellis

罕見病藥物的挑戰與機會 暨 對中國藥企的啟示

第七屆中國罕見病高峰論壇於2018年9月14-16日在上海舉辦,此論壇的目的在於增加對於罕見病的理解和認識。在此之前,科睿唯安生命科學解決方案顧問 趙宇薇 於8月初的 webinar中對罕見病及罕見病藥物(也指孤兒藥,即orphan drug)在中國的發展現況進行討論,本文節錄該次webinar內容,且特別感謝科睿唯安生命科學資深編輯 Shyama Ghosh女士共同完成本文。   全球主要藥政市場罕見病藥物政策 在今年(2018)的5月22日,中國公布了第一批罕見病目錄,其中一共列出121個罕見病;此舉被視為中國政府重視罕見病及相應罕見病藥物市場需求的第一步。如圖1所示,在中國目前可經由特殊審批的快速通道加速罕見病藥上市 (參考2017年126號文),其他主要的藥政市場如美國、歐盟及澳洲等,也有相應推動新藥,特別是罕見病藥物上市的特殊審查及加速機制。   表1列舉了美國、歐洲及日本三個主要市場發展罕見病藥物的法規及鼓勵措施。   表1:美國、歐洲及日本發展罕見病藥物的法規及鼓勵措施 (資料來源:Cortellis 法規情報) 國家 美國 歐盟 日本 法源基礎 21 CFR part 316 孤兒藥法案 Regulation (EC) No 141/2000 藥事法第77-2條 主管機關 FDA; 孤兒藥產品開發辦公室 (Office of Orphan Products & Development) EMA; 孤兒用藥委員會 (Committee for Orphan Medicinal Products, COMP) 厚生勞動省 (MHLW); 藥事食品衛生省議會 (Pharmaceutical Affairs & […]

2013-2017年腫瘤領域交易縱覽和趨勢

受腫瘤免疫學推動,腫瘤是當前交易最多的領域。過去5年中,一共有35筆十億美元以上的交易,其中32筆是關於腫瘤的。科睿唯安的作者將在本文中探討腫瘤領域交易的最新趨勢。   與2016年相同,2017年腫瘤繼續成爲所有治療領域中交易最多的一類(BioPharma Dealmakers B3–B5,2017年6月)。2017年交易最活躍的21家公司中,只有5家公司(安斯泰來、百靈佳殷格翰、吉利德、諾華和賽諾菲)腫瘤不是其交易數量最多的領域(圖1)。這裡一個關鍵的驅動因素可能是當前腫瘤領域的主導地位和預期成長。2017年EvaluatePharma預測,腫瘤將繼續成爲交易最多的領域,一直到2022年,該領域交易金額年複合成長率將超過12%,到2022年總交易金額達到接近2,200億美元。 圖1:2017年,最大的50家製藥公司(按2016年銷售額計)每家均在腫瘤領域進行了至少5筆買方交易。交易包括兼併和收購、授權交易、組建合資公司以及僅涉及研究的交易。這些交易啓動時間是2017年1月至12月(數據細節詳見附註)。   2013-2017年腫瘤領域交易回顧(圖1)顯示,這期間的頭3年交易量急劇增加(圖2)。成長的一個主要驅動力可能是2014年下半年頭兩個免疫檢查點抑制劑 PD1/PD-L1 — 默沙東的 Keytruda (pembrolizumab) 和必治妥施貴寶的 Opdivo (nivolumab) 獲得核准。這造成一波交易的加速,不僅是圍繞其他檢查點抑制劑的交易,還包括與這類藥物聯用時可以提供協同獲益的産品和技術。 圖2:2013-2017年腫瘤領域授權交易、組建合資公司以及僅涉及研究的交易量和交易額。2013-2015年交易活動大幅增加(數據細節詳見附註)。   與2015和2016年相比,2017年腫瘤領域的交易數量略有下降,分別下降6%和4%。可能的影響因素包括:公司正在等待美國稅收變化的影響,以及PD1或PD-L1聯用治療方案的數量已經達到潛在高點。不過,交易的總價值維持不變(圖2)。2017年7月,阿斯特捷利康和默沙東之間的交易額高達85億美元(包括或有付款),是交易總價得以維持的關鍵因素。該交易的重點在阿斯特捷利康的PARP抑制劑 Lynparza (olaparib) 和 MEK1/2 激酶抑制劑 selumetinib 與 默沙東的 PD-1和PD-L1 抗體聯用。這筆交易展示了一個數十億美元的大交易是如何影響到全年的交易總額的。如果沒有這筆交易,2017年的交易總額大約是200億美元,低於過去三年的平均值310億美元,不過仍舊比2013年的150億美元要高很多。 阿斯特捷利康和默沙東之間的交易是過去五年中交易金額最高的一筆交易,不過在此期間還另外有35筆交易的金額超過10億美元(表1)。這35筆交易中,32筆是專注於腫瘤免疫治療,很多涉及新興平台,如嵌合抗原受體CAR-T細胞療法。與之相反,同期14筆最大的腫瘤領域併購交易的類型則更爲多樣化(表2):必治妥施貴寶 (BMS)、吉利德和安斯泰來開展了腫瘤免疫方面的交易,另外有3筆交易專注於下一代基於激素的癌症製藥(輝瑞 — Medivation,嬌生 — Aragon,基因泰克 — Seragon),還有4筆交易是專注於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劑(艾伯維 — Pharmacyclics,武田 — ARIAD,安進 — Onyx,羅氏 — Ignyta)。此外,這些大交易中約有三分之一是旨在獲得短期回報的戰略性産品收購,如艾伯維200億美元收購Pharmacyclics,以緩解面臨生物類似藥的競爭的Humira的銷售壓力。 表1:2013-2017年腫瘤領域交易額超過10億美元的授權交易、組建合資公司以及僅涉及研究的交易(*是指交易簽署時的開發階段)   表2:2013-2017年期間,交易額超過10億美元的腫瘤領域併購交易。這段時間共有57筆併購交易披露了財務數據。僅考慮其中涉及藥物的交易(數據細節詳見附註)。   大型製藥公司主導了數十億美元的併購交易。然而,較小型的公司的在併購交易數量上表現得很活躍。2013-2017年期間,Juno  Therapeutics是最爲活躍的買方,收購了四家公司(ZetaRx、X-Body、AbVitro 和 Redox),總金額不到4億美元。收購支撐了Juno的開發産品線,發展爲一家完全整合的癌症免疫治療公司,使其本身成爲一個有吸引力的首個目標。 按照交易簽署時的開發階段來看,58%的交易在開發階段簽署。儘管如此,這些交易的總價值仍然非常高(圖3),所分析的五年期間,發現階段交易額的中位數爲2億美元(前期付款的中位數是1,700萬美元)。 圖3:2013-2017年簽署的授權、建立合資企業和僅涉及研究的腫瘤領域交易,按研發階段分類。阿斯特捷利康與默沙東之間85億美元的交易對已上市産品的交易額造成重大影響,因此在計算平均值時排除了這筆交易(數據細節詳見附註)。   將各家公司腫瘤領域的授權交易按照交易數量排名,可以看到,大型製藥公司不僅占據了受讓方的絕大多數,而且在許可方中也占有相當多數(圖4)。最明顯的例子是阿斯特捷利康,該公司的交易數量在許可方中僅次於主要的腫瘤研究機構,證明了該公司公開聲明的戰略是出售或者共同分享在研産品的權益以獲取收入,然後將資金投入研發以達到恢復成長的目標。默沙東、嬌生、BMS、禮來和安進…等公司也圍繞早期資産開展了一些轉讓許可的交易,這些公司可能當前已經調低了這些項目內部投資的優先級。這些交易可能包括購回的選擇權,允許公司在後期階段重新獲得這些産品的權益。 圖4:2013-2017年開展腫瘤領域授權交易數量最多的受讓方和許可方。 […]

學名藥外銷與國際化準備 ─ 如何完整的蒐集對照藥品的專利清單

2019.8.21更新 行政院公告專利連結制度於2019年8月20日開始施行,過去先申請藥證後再考慮是否等待專利到期再上市的作法也面臨挑戰。學名藥產品線的佈局不再是被動的接收專利到期的訊息,若是想提前進入市場,在產品或產品組合規劃時,就要開始考慮哪些專利會是我的進入障礙?要如何把相關專利查全?特別是涉及物質、組合物或配方及醫藥用途的專利。除了等待原廠藥登記的內容外,有沒有其他提前開始準備的方法?希望透過以下的內容開啟您另一種思路。   對許多學名藥廠來說,專利何時到期是推估自家產品上市申請時程的重要因素之一。專利連結制度可提供明確的專利組合供學名藥挑戰,然而對於其他尚未施行專利連結制度的國家或地區(如東南亞),原開發廠的新藥和其相對應的專利組合就沒有像在使用專利連結制度的國家那麼明確。全球學名藥市場情報資料庫 Newport 可有效協助學名藥廠跨越專利本身用語的特殊性、各國專利說明書的語言隔閡等挑戰,讓蒐集藥品專利情報任務更為完善。   藉由專利連結制度提供初階的專利清單 美國在1984年Hatch-Waxman法案頒布後,申請上市的新藥需要登錄相應的專利資訊包括專利號、專利到期日等訊息在橘皮書上;在學名藥廠申請簡易新藥上市申請 (ANDA) 後,若是要在專利保護期內上市的學名藥,多數選擇挑戰新藥原廠專利,即 Paragraph IV 的路徑加速上市;申請 Paragraph IV 上市的學名藥廠必須在FDA接受申請後的20天內通知原開發藥廠,而原開發藥廠接獲通知後的45天內若提出專利侵權訴訟,則FDA將暫停審理學名藥廠的ANDA申請30個月,待專利侵權爭議解決或30個月到期後才續行藥證審查的程序;然而此專利連結制度並非獨厚原開發藥廠,對於首家挑戰成功的學名藥廠,則是給與180天的銷售專屬權利,以鼓勵學名藥提前上市。2017年底台灣藥事法修正三讀通過,引入專利連結制度,明訂新藥許可證持有人(如原開發藥廠或代理商)需提報申請許可證藥品的物質、組合物或配方、醫藥用途的專利;當學名藥申請上市經衛生主管機關(如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TFDA)就藥品許可證申請資料齊備通知送達次日起20天內,通知新藥許可證持有人,若此學名藥上市申請有專利侵權疑慮時,專利權人要在45天內提出訴訟,衛生主管機關可以暫停12個月核發許可證,而對於首家專利挑戰或迴避成功的學名藥廠則可獲得12個月的市場銷售專屬期。   就全球市場來看,專利連結制度提供明確的專利組合供學名藥挑戰,目前僅有少數國家,如美國、南韓、加拿大、澳洲及即將施行專利連結制度的台灣有相關規定;從另一方面來看,對於其他尚未施行專利連結制度的國家或地區,例如台灣藥廠涉足未深的東南亞國家,原開發廠的新藥和其相對應的專利組合就沒有像在使用專利連結制度的國家那麼明確。就識別原開發廠新藥的專利檢索來看,考量專利本身用語的特殊性,大部分的情況並非以藥名或藥品活性成分 (API) 名稱就可以直接查詢到相關的專利;其次考量東南亞國家並非使用統一語言,且專利說明書是以該國官方語言公布,亦增加專利調查時的難度;再者,除考量原開發藥廠的專利外,對於開發同藥品的公司專利佈局,也應嚴謹的納入專利調查的範圍。 以肝癌標靶藥物蕾莎瓦(Nexavar®, 其中藥物活性成份(API)為sorafenib)為例,透過科睿唯安 全球學名藥市場情報資料庫 Newport 查詢,可以看到在收錄在橘皮書上的專利列表包含:專利號、專利權人、專利分類以及專利的到期日; 若橘皮書上的專利遭遇專利挑戰 (patent challenge,尤其是指 Pharagraph IV的專利挑戰),在清單上也會以紅色的PIV標註。若是對單一的專利有興趣,點選專利號則可以顯示這件專利的其他細節,尤其是Newport編輯對於這件專利的說明。   Newport的專家編輯團隊每日追蹤 Paragraph IV 專利挑戰的重要訊息,包括 Mylan 和 Teva 分別在2014年和2016年提出ANDA申請,引發 Bayer 後續對 Mylan 和 Teva 提告,使得 Teva 的 ANDA 暫停審理至2019年5月。相較於 Teva,對 Mylan 的訴訟在2017年10月撤銷,據信 Mylan 是首家挑戰成功的公司,取得180天的獨家銷售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