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tellis

特別報告:學名藥未來競爭格局與機會(2021)

本文節錄自科睿唯安近期發佈的特別報告《學名藥未來競爭格局與機會(2021)》(The future of the generics landscape 2021),聚焦值得關注的未來幾年失去市場獨佔權的藥品。   專科藥和生物製劑專利到期預計將為患者和藥費支付方節約大量成本。在世界主要醫藥市場,學名藥佔據處方絕大部分比例。隨著生物相似性藥品逐漸在全球多個國家陸續上市並得到市場認可,學名藥占比將會進一步提高。根據國際學名藥和生物相似性藥品協會(International Generics and Biosimilar Medicines Association)的資料,美國92%的處方藥物為學名藥,歐洲學名藥佔比達到了67%,而日本為77%。 學名藥將擴大藥物對於患者的可及性,並保證創新引擎的持續運轉。對於藥品和生物製劑的原廠來說,失去獨佔權是新藥生命週期最後的時間節點。也意味著回收持續創新成本、為未來的研發提供資金的市場壟斷期結束。隨之而來的是,原廠的商業投入逐漸減弱,並轉向新的創新藥,而學名藥公司的生態系統則接棒,繼續為市場供應更加便宜的學名藥。 原廠採用多種策略來保持市佔並彌補損失,包括生命週期管理、生產自有品牌學名藥或與授權學名藥生產商合作,使其彌補部分損失。儘管如此,對於小分子藥物,通常銷售額在失去市場獨佔權後將急劇下降。比如,全球最暢銷的他汀類藥物 Atorvastatin(立普妥)在2012年失去市場獨佔權後,12個月內全球營收從2011年的95.8億美元降至39.5億美元,但是,立普妥在2019年仍然創造了19.7億美元的收入。 生物相似性藥品減輕生物製劑的成本負擔,但面臨更艱難的市場通路。生物製劑的情況與小分子藥物不同,生物製劑的研發更加困難,成本更加昂貴,而且不能精確複製,生物相似性藥品的開發過程會伴隨與對照藥品研發相關的大量風險和費用,因此核准過程要嚴格許多。因此,即使失去市場獨佔權後,生物製劑也依然可以多年壟斷市場,而且即使在生物相似性藥品獲准上市後,也依然可以保持較大的市佔。此外,臨床醫生往往不願意讓患者使用生物相似性藥品,因為生物相似性藥品與對照藥品並不完全相同。 根據科睿唯安2019年對美國醫生的一項調查發現,17%醫生同意他們對使用生物相似性藥品感到不安,原因是擔心療效和審批程式是否嚴格(相比之下,8%醫生表示他們實際鼓勵開具生物相似性藥品,而不是對照藥品)。例如,Enbrel於2014年在歐洲失去了專利保護,2016年在美國失去了專利保護,其全球營收從2016年的59.6億美元僅下降到2020年的52.2億美元。 全球最暢銷的藥物 adalimumab(Humira)將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該藥物在美國的主要專利將於2023年到期。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已經核准了至少六種生物相似性藥品,考慮到潛在市場的規模 — Humira 在2020年的全球銷售額為198.3億美元 — 其他生物相似性藥品有望加入競爭。為了在2018年10月歐洲專利到期時防禦生物相似性藥品競爭,艾伯維引入了大幅折扣。儘管如此,隨著生物相似性藥品競爭者進入歐洲市場,Humira 在美國以外的銷售額從2018年到2019年下降了31%,並在2023年失去美國專利保護時面臨大量潛在的競爭對手。 科睿唯安根據旗下 Cortellis Generics Intelligence™ 學名藥情報 和 Disease Landscape & Forecast 疾病概況與預測報告,對重點市場,包括美國、歐洲(法國、英國、德國、西班牙和義大利)、日本,預計在2021-2027年專利到期的藥品進行分析。根據分析,未來七年,預計每年至少有120種化合物將失去全球主要市場獨佔權。     我們根據全球和區域銷售、市佔和趨勢、價格變化、學名藥活動、學名藥競爭力和美國專利挑戰等因素對每個產品進行評估。我們列出了一些將在未來幾年失去市場獨佔權的原廠藥。 Brovana®(arformoterol) Januvia®(sitagliptin) Humira®(adalimumab) Vemlidy®(tenofovir alafenamide) Xarelto®(rivaroxaban) Calquence®(acalabrutinib) 本報告將從市場表現、原廠、競爭格局、原料供應、定價對上述六款藥品進行詳細分析。   針對備受矚目的抗腫瘤藥物,在2021年至2027年間,美國、歐盟或日本抗腫瘤治療領域將有100多個藥品失去市場獨佔權,有9個藥品失去美、歐、日全部市場獨佔權。本報告對於其中6款藥品的原料藥可及性和生產供應狀態進行了分析。 後疫情時代,世界需要更多、負擔得起的替代學名藥和強大、穩定的供應鏈。隨著世界經濟和醫療衛生系統的復甦,學名藥和生物相似性藥品將在滿足患者需求方面發揮關鍵作用。學名藥和生物相似性藥品的生態體系將變得更加強大、更加多樣化。預計,隨著人口老化,全球對於更加便宜藥物的需求增大,需要更加穩定的供應鏈提供強有力的支撐,生物相似性藥品市場規模不斷擴大,專科藥的學名藥陸續上市將惠及患者。   下載全文報告

2020 年度回顧:生物製藥與COVID-19 疫情

2019 年 12 月下旬爆發的 SARS-CoV-2 冠狀病毒全球疫情,使 2020 一整年都籠罩在 COVID-19 陰影下,各地實施封城和社交距離措施,採取線上會議,部分人士連戴口罩也成為政治立場表態而不是為了健康。對生物製藥產業而言,COVID-19 的影響極其廣泛,也凸顯了產業最好的一面,以破記錄的速度研發疫苗、取得藥證,還有大量的治療藥物在持續研發。然而,從 COVID-19 對臨床試驗的負面影響,到科學日益政治化的問題,生物製藥產業也深受衝擊,進入 2021 年,各國仍在努力擺脫疫情,生物製藥產業的工作可能更加艱鉅。 科睿唯安旗下生命科學新聞平台BioWorld™ 回顧過去的一年,彙整了 COVID-19 肆虐的一年最重大的趨勢和啟示。   本篇僅節錄部分內容,全文翻譯請下載PDF檔   生物製藥展開「極速行動」 SARS-CoV-2 病毒出現而引發的 COVID-19 疫情,成為全球生物製藥的分水嶺,業界以空前的速度全面動員,尋求疫情的解決方案。2019 年 12 月中國武漢首次報告了 SARS-CoV-2 病毒,一月底世界衛生組織 (WHO) 宣佈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到 3 月 12 日 WHO 宣佈 COVID-19 為全球疫情時,生物製藥產業早已投入冠狀病毒的相關研發工作。 中國在一月已完成病毒基因體定序,各界相繼投入於治療藥物和疫苗的研究,採用的技術包括創新和傳統的方法。因應大規模傳染病而建立的平台,例如黑猩猩腺病毒載體,可立即使用;傳統技術經過改良,與創新的方法並行,以開發診斷方式、治療藥物和疫苗。 截至三月份,全球各地都有藥廠向主管機關提出治療藥物和疫苗的臨床試驗審查申請。在短短幾個月內,數量龐大的生技大軍火力全開,截至 12 月 1 日 WHO 報告全球將近 6,300 萬人確診 COVID-19,147 萬人死亡,此時研發中的治療藥物多達 634 種、疫苗 […]

2020年8月新藥研發動態

本篇內容是節選自科睿唯安旗下的 BioWorld Science™ 藥物新聞,由科睿唯安顧問團隊選擇具指標性的內容,例如first-in-class的新藥研究或全球Top 50生技製藥公司開始投入的新靶點動態新聞,供關心全球創新藥研究的您參考。 本期內容還包括神經系統疾病和呼吸系統疾病等治療領域的新藥研發新聞。下載完整PDF檔   內分泌疾病 2020年8月25日 羅氏公司發現新型CYP11B2抑制劑 羅氏公司的研究人員報導發現了新型醛固酮合成酶(CYP11B2)抑制劑並已完成了相關的臨床前鑒定;此類抑制劑目前處於在研階段,擬作為醛固酮增多症的潛在療法。在將3-pyridyl Isoindolin-1-one衍生物進行合成和優化,以開發具有高選擇性的強效口服CYP11B2抑制劑的過程中,發現化合物[I]為該系列化合物的先導化合物,其在人和食蟹猴中對CYP11B2的半數抑制濃度(IC50)分別為0.004和0.002 mcM。基於從小鼠和大鼠藥代動力學研究獲得的結果,選擇化合物[II](對人hCYP11B2的 IC50=0.002)進行體內試驗。雖然化合物[I]和[II]在大鼠中顯示出良好的口服生物暴露量(生物利用度F分別為45%和69%),但在食蟹猴中進行評價時,兩種化合物的口服生物利用度均較低(F分別為19%和37%),同時體內清除率均較低。在食蟹猴促腎上腺皮質激素(ACTH)激發模型中,化合物[I]的4個試驗劑量中有3個劑量(0.1、1和10 mg/kg)導致刺激後上升的醛固酮水準降低至低於基礎水準。但是,相應的CYP11B2依賴性類固醇激素前體、皮質酮和11-去氧皮質酮的水準仍與存在固有個體差異的溶媒給藥組動物的測量值相當。化合物[I]還顯示出在體內對CYP11B1的極高選擇性,相較其他化合物高100倍之多;將藥物暴露量資料與測得的細胞IC50值進行比較時,預測化合物[I]在0.1~72mg/kg的劑量範圍內具有有效性和高選擇性。為證實這些發現,必須在高達100 mg/kg的劑量下進行試驗,預期測得的游離暴露量將明顯高於對CYP11B1的IC50濃度。綜上所述,這些發現為設計可進入臨床研究的下一代強效和高選擇性的醛固酮合成酶抑制劑提供了基礎(Liu, Y. et al. J Med Chem 2020, 63(13): 6876)。   胃腸道疾病 2020年8月10日 Voronoi公司宣佈發現新型RIP-1激酶1抑制劑 Voronoi公司報告稱,其發現了新型receptor-interacting serine/threonine-protein(RIP-1)激酶抑制劑;報告稱此類抑制劑的適應症包括發炎性腸道疾病(IBD)、乾癬、皮癬、類風濕性關節炎、移植排斥反應、阿茲海默症、哮喘和惡性腫瘤等疾病。其中一種典型的化合物在ADP-Glo激酶試驗中顯示出對標記了GST的人類RIP-1激酶具有活性抑制作用(IC50 = 3 nM)。該化合物在細胞活力測定(MTS)試驗(WO 2020149553)中,通過在Fas相關死亡結構域蛋白(FADD)缺陷型人急性T淋巴細胞白血病Jurkat(I 2.1)細胞中抑制TNF-α誘導的細胞凋亡(EC 50 =0.05 nM),顯示出具有細胞保護作用。   靶點研發風險評估及警示 基於第一部分的新藥進展,在立項思路上必須同時考慮可能的風險。為此,科睿唯安顧問團隊基於OFF-X資料庫,對於標靶及藥物已觀察到的不良反應,提取部分內容供參考。 標靶 藥物 不良反應 警示級別 (Level of evidence) 警示日期 FXR cholic  acid (Orphacol) EMA更新Orphacol的資訊,警告存在嚴重且致命的肝病毒風險 Confirmed (Drug alert) […]

病患收案持續為試驗期間的限制因素

臨床試驗時間的長度,乃是業界持續關注的焦點。試驗時間若能縮短,就有機會加快上市速度、降低成本,並向有需要的病患儘速提供治療選項。在業界持續努力,試圖縮短臨床試驗時程之際,我們也評估長期趨勢,據以監控策略效果,並依據需求進行調整。   根據統計,30 家公司參與了 2019 年的 CMR 計畫 (The Centre for Medicines Research International program),提供了豐富的資料,包括 8000 種以上的化合物、超過 3.5 萬種研究資料、10 萬筆以上的國家記錄,以及 64 萬筆以上的試驗機構記錄。   開發時間 數據資料顯示,過去十年來的整體開發時間(從指派化合物代碼到首次全球上市的時間)已經有所縮短;事實上,2019 年的新藥平均開發時間,達到了 2013 年以來的最迅速程度。不過,如同圖 1 所示,過去七年來的開發時間其實變化不大。如果更深入探討各期情況則會發現,2019 年第 1 期和第 2 期的試驗延續總長度,相較於 2013 年的狀況,分別縮短了 21% 及 2%;但同一年裡的第 3 期試驗平均期間卻反而延長 8%。   由於第 3 期研究的主要目標通常是證明或確認新藥對於目標適應症及受試者的治療效益及安全性,所需的樣本規模也超出了第 1 期和第 2 期的數字,因此值得更深入探討病患收案對於試驗期間造成的效應。   收案成為限制因素 事實上,受試者的收案階段,在臨床試驗期間耗費了最多的時間 (圖 […]

病患收案持續為試驗期間的限制因素

臨床試驗時間的長度,乃是業界持續關注的焦點。試驗時間若能縮短,就有機會加快上市速度、降低成本,並向有需要的病患儘速提供治療選項。在業界持續努力,試圖縮短臨床試驗時程之際,我們也評估長期趨勢,據以監控策略效果,並依據需求進行調整。   根據統計,30 家公司參與了 2019 年的 CMR 計畫 (The Centre for Medicines Research International program),提供了豐富的資料,包括 8000 種以上的化合物、超過 3.5 萬種研究資料、10 萬筆以上的國家記錄,以及 64 萬筆以上的試驗機構記錄。   開發時間 數據資料顯示,過去十年來的整體開發時間(從指派化合物代碼到首次全球上市的時間)已經有所縮短;事實上,2019 年的新藥平均開發時間,達到了 2013 年以來的最迅速程度。不過,如同圖 1 所示,過去七年來的開發時間其實變化不大。如果更深入探討各期情況則會發現,2019 年第 1 期和第 2 期的試驗延續總長度,相較於 2013 年的狀況,分別縮短了 21% 及 2%;但同一年裡的第 3 期試驗平均期間卻反而延長 8%。   由於第 3 期研究的主要目標通常是證明或確認新藥對於目標適應症及受試者的治療效益及安全性,所需的樣本規模也超出了第 1 期和第 2 期的數字,因此值得更深入探討病患收案對於試驗期間造成的效應。   收案成為限制因素 事實上,受試者的收案階段,在臨床試驗期間耗費了最多的時間 (圖 […]

2020年6-7月新藥研發動態

本篇內容是節選自科睿唯安旗下的 BioWorld Science™ 藥物新聞,由科睿唯安顧問團隊選擇具指標性的內容,例如first-in-class的新藥研究或全球Top 50生技製藥公司開始投入的新靶點動態新聞,供關心全球創新藥研究的您參考。 本期內容還包括感染、肌肉骨骼及結締組織疾病、心血管疾病等治療領域的新藥研發新聞。下載完整PDF檔   腫瘤 2020年6月25日 默克集團稱發現新的tankyrase抑制劑 默克集團近期合成了多種新型4-heteroarylcarbonyl-N-(phenyl or heteroaryl)piperidine-1-carboxamides,可抑制tankyrase,尤其是tankyrase 1 (TNKS1) 和tankyrase 2 (TNKS2)。據報導,此類抑制劑可用於治療惡性腫瘤、多發性硬化、腦損傷、心血管疾病和發炎性疾病。其中一種典型的化合物在酶聯免疫吸附試驗(ELISA)自身聚ADP核糖基化試驗中顯示出對標記了谷胱甘肽S-轉移酶(GST)的TNKS1和TNKS2具有抑制作用(IC50分別為0.41和1.4 nM)。在基於Luminex平臺的試驗(WO 2020114892)中,該化合物也顯示出對人結腸癌細胞DLD-1中的tankyrase具有抑制作用(EC50=5.9 nM)。   2020年7月21日 新型HPK1抑制劑NMBS-1在腫瘤模型中具有良好的免疫調節活性 Nimbus Therapeutics 發現了新型 hematopoietic progenitor kinase 1 (HPK1)抑制劑可作為癌症免疫治療候選藥物。對一系列HPK1抑制劑進行合成和優化後,找出 NMBS-1為先導抑制劑,其生化IC50值<1 nM,細胞IC50值為31 nM。在體外時,用NMBS-1抑制HPK1可增強刺激的人T細胞產生IL-2,並減輕PGE2介導的對人T細胞活化的免疫抑制。抑制HPK1同時增強了人B細胞產生IL-6、增殖和IgG分泌。當在體內評價時,使用NMBS-1使脾臟T細胞中TCR刺激的pSLP-76受到抑制,並且使CT-26同系小鼠模型中血清IL-2水準升高。在該模型中,NMBS-1單藥治療和與抗CTLA-4抗體聯合用藥也均可誘導穩健的腫瘤生長抑制。綜上所述,這些發現支援在其他體內模型中進一步評價這種新型選擇性HPK1抑制劑,以確定HPK1抑制劑作為抗腫瘤免疫中新的免疫調節方法的價值(Ciccone, D. et al. Annu Meet Am Assoc Cancer Res (AACR) (June 22-24, Virtual) 2020, Abst 942)。   神經系統疾病 2020年6月4日 一種新型ASK1抑制劑可穿透血腦屏障 ASK1 是 MAP3K 家族成員之一,參與細胞的壓力級聯反應,在細胞凋亡和發炎的調節中具有重要作用。研究已發現ASK1參與了一些神經退行性疾病,如肌萎縮側索硬化 (ALS) […]

在藥物探索階段識別安全性風險

據估計,在進入Ⅰ期臨床試驗的活性物質中,每8種產品僅1種獲得批准進入市場[1]。臨床試驗的低成功率主要源於兩大因素:人體療效不佳和嚴重不良事件[2]。而解決脫靶效應和考慮遺傳學因素在不良結局中的作用有可能提高藥物研發項目的整體成功率。   本文節錄自《毒理學研究的最佳實踐:提高藥物安全性 ─ 目前面臨的挑戰和新方法》白皮書 下載全文中文PDF檔   盡早開始:在藥物發現階段識別風險 對於每一種獲得監管機構批准的藥物,在其早期發現階段往往需要對5,000 ~ 10,000 種化合物進行篩選,其中僅有幾百種可用於臨床前開發[2]。全球藥物研發的支出預計到2022 年將達到920 億美元,投資者迫切希望將最強效和風險最小的候選藥物推向臨床應用[1]。從安全性角度考量,一些需要重點考慮的因素包括: 靶點的可靠性 分析方法 藥物設計、先導化合物識別 藥物再利用   靶點可靠性 幾乎所有的早期藥物發現研究均是基於已發表的文獻。因此,該階段的工作重點是驗證已有資料的有效性,以及識別可成藥靶點和/ 或藥物可發展的疾病領域。儘管概念驗證本身可能即已充滿挑戰,但還需要確定新穎靶點是否會由於藥物不良反應而以浪費時間、金錢和資源而告終,同時,還需要對特定靶點的潛在安全性進行評估。   資料分析的綜合方法 瞭解藥物臨床前毒性的一種更全面的整體分析方法是採用多體學資料集(基因體學、轉錄體學、代謝體學和蛋白質體學),以確定毒性特異性的生物標記和對候選化合物治療敏感的通路。這種方法的目的並不是評估單個靶點或所關注的生物標記周圍的鄰域,而是增加對藥物發生作用的總體通路和過程的瞭解[3, 4]。   藥物設計和先導化合物識別 識別先導化合物的主要目的是:確定在實驗中耐受性良好且藥效最好的藥物。可採用幾種策略識別先導化合物以加速臨床前開發的進展,包括以靶點為中心的方法和高通量的表型篩選法。   藥物再定位 隨著藥物研發成本的不斷飆升,「老藥新用」的方法廣受藥物開發商的青睞。對於一些在臨床試驗中具有安全性且耐受性良好但未能顯示出療效的藥物,探索該藥在其他疾病領域進行單藥治療或聯合治療的療效,相對於投入時間和資金研發新的候選藥物,是一種頗具吸引力的替代方法。相應地,對於已知存在安全性問題的藥物,可以開發新的適應症,以在副作用極小或無副作用的情況下,進行再利用。   下載全文中文PDF檔 一站式獲取生物、化學及藥理學數據   [1] In CMR international pharmaceutical R&D factbook. (2019). [2] Matthews H, Hanison J, Nirmalan N. “Omics”- Informed Drug and Biomarker Discovery: […]

2020年4-5月新藥研發動態

本篇內容是節選自科睿唯安旗下的 BioWorld Science™ 藥物新聞,由科睿唯安顧問團隊選擇具指標性的內容,例如first-in-class的新藥研究或全球Top 50生技製藥公司開始投入的新靶點動態新聞,供關心全球創新藥研究的您參考。 本期內容還包括皮膚病、血液及凝血系統疾病、腫瘤免疫療法 、呼吸疾病、神經系統疾病等治療領域的新藥研發新聞。下載完整PDF檔   腫瘤 2020年5月29日,Metformin 能夠延長突變型轉移性大腸直腸癌患者的生存期 作者:John Fox,特約撰稿人 來自廣州中山大學的最新研究顯示,降血糖藥 Metformin 能夠使帶有KRAS突變的轉移性大腸直腸癌(mCRC)患者的生存期獲益。 該研究表明,患者的治療效果與體內的多藥和毒性化合物 MATE1 的表達呈負相關性,MATE1 是一種可以將 Metformin 從 CRC 細胞中排出的通道。 「我們的研究不僅首次表明Metformin能夠延長帶有KRAS突變的mCRC患者的生存,同時也證實了MATE1蛋白能夠作為靶點改善藥物的療效。」該研究的帶頭人,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教授、副院長和生物化學系主任高國全教授說。 CRC是全球第三常見的惡性腫瘤,是癌症致死的主要原因之一,其在確診前發生轉移的比率越來越高,尤其是在年輕患者中。目前mCRC的標準治療是基於 irinotecan 或 oxaliplatin 的化療聯合抗 EGFR 的單株抗體治療,如 cetuximab(禮來公司)或 panitumumab(安進公司)。然而,上述治療的總體生存期仍然較差,尤其是對於KRAS突變的患者。 「一般情況下,接受標準治療的mCRC患者的平均總生存期約為20個月,但KRAS突變的患者通常只有15個月左右」,高教授提到。「此前,各種回顧性的研究表明Metformin可能是一種抗腫瘤藥物,例如能夠降低乳癌和胃癌的死亡率。但到目前為止,對它的治療效果仍然存在爭議。」 5月22日,高教授和周倜教授、楊霞教授等同事共同在《PNAS》線上發表了此項新的研究論文,證實了Metformin對mCRC患者的獲益。 高教授說:「我們回顧性的納入了2378名有完整病史的患者,其中325名患者同時患有mCRC和2型糖尿病,並有109名患者接受過Metformin的治療。」 本研究發現,對於接受標準抗腫瘤治療的合併糖尿病的KRAS突變型大腸直腸癌患者,服用Metformin人群的中位生存時間比服用其他降血糖藥物延長了多達37.8個月;相反,Metformin不能改善原生型KRAS大腸直腸癌患者的生存時間。 有趣的是,在初代細胞培養和PDX模型中,Metformin主要在KRAS突變的細胞和腫瘤中積累,但不在KRAS原生型細胞和腫瘤中蓄積。機制研究表明,突變的KRAS蛋白通過上調 DNMT1,導致Metformin排出細胞的 MATE1 的高甲基化和表達下調。 該研究結果為KRAS突變的大腸直腸癌患者受益於Metformin治療提供了依據,並且提示了靶向MATE1可能成為使Metformin治療增敏的潛在因素。高教授說:「靶向MATE1的療法能夠通過小分子抑制劑實現,目前我們有一個候選分子已經申請了專利,相關的研究正在進行中,希望在不久的將來發表積極的成果。」 他提到:「既然已經證明了KRAS突變的mCRC患者可以從Metformin治療中獲益,有必要在臨床上對KRAS突變和MATE1的表達狀態進行評估,以預測Metformin的治療效果。」 展望未來,高教授說:「基於這個回顧性研究的結果,我們正在準備一項前瞻性的臨床研究。」(Xie, J. et al.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

2020年第三期學名藥市場動態:歐美孤兒藥市場競爭激烈,價格或將受到影響

歐美孤兒藥市場競爭激烈,價格或將受到影響 近六年來美國FDA批准新藥中,以孤兒藥資格批准的藥物占比一直保持40%左右,2018年更是高達58%。2020年上半年,在FDA批准的24個新藥中,獲得孤兒藥資格認定的藥品為14個,占比達到58.3%。雖然部分藥物在首個適應症獲批後會繼續拓展其他適應症,以謀取商業利益最大化,但是我們也看到在孤兒藥這塊狹小的市場,競爭變得前所未有的激烈。   今年年初,美國藥品福利管理(PBM) OptumRx發佈一份報告,預測稱由於將會有更多的孤兒藥上市,市場競爭加大,孤兒藥開發商將很難實現自由定價。OptumRx首席醫學官Sumit Dutta在報告中寫到:「新的一點是,我們現在開始看到孤兒藥物的開發更具競爭,增加了降低成本和更廣泛患者可及性的可能性。」 Dutta舉了兩個例子,第一個是羅氏治療脊髓肌肉萎縮症(SMA)的Risdiplam。根據科睿唯安Cortellis競爭情報,Risdiplam在2019年11月25提交NDA申請,目前獲得孤兒藥資格認定、快速通道和優先審評,根據科睿唯安DTSR工具預測,其將在今年三季度前獲得FDA批准。Risdiplam是Biogen的Spinraza和諾華基因療法Zolgensma的口服替代產品。但是Dutta同時提到「口服的便利性作為賣點並不充分」1。   「雖然臨床試驗仍在進行中,但Risdiplam早期結果還是有希望的…… 下載全文PDF檔   Mylan贏得Tecfidera專利挑戰訴訟,或將在Victoza專利挑戰中再下一城 2020年06月18日美國西維吉尼亞州法院裁決邁蘭勝訴,認定Biogen對於多發性硬化症Tecfidera(富馬酸二甲酯)保護的美國8,399,514號專利因未充份揭露而無效2。雖然Biogen隨後提出的上述,但這一判決給Mylan帶來了上市大致相當於5.5億美元的年銷售額的富馬酸二甲酯緩釋膠囊學名藥的機會。 根據科睿唯安Cortellis 學名藥情報美國專利挑戰綜述, 2017年06月05日Biogen收到Mylan提交Tecfidera緩釋膠囊註冊申請的專利挑戰證書的通知。2017年06月30日,Biogen針對Mylan遞交的ANDA,在美國C.D. California法院提起專利侵權訴訟,涉及侵權專利包括美國專利6,509,376、7,320,999、7,619,001、7,803,840、8,399,514和8,759,393。該案於2020年02月04日開庭審理。 下載全文PDF檔   2020年上半年美國FDA警告信分析 2020年上半年FDA共發出123封警告信,其中化學藥117封和6封生物製品。從接受人所在國家來看,美國本土依然是主要接收方,其次印度、中國和加拿大。今年上半年發的警告信均為去年早些時候現場檢查的結果,因此,除了上述主要國家外,波多黎各(3)、韓國(3)、英國(2)以及收到1封警告的日本、羅馬尼亞、以色列、愛爾蘭、德國、丹麥和保加利亞均有涉及,共計14。這與2019年全年情況(11個國家)相比,涉及範圍更廣泛,這也從側面反應更多國家的製藥企業參與美國醫藥供應和市場競爭中,而由於中印兩國產業體量大、企業和產品更加豐富,因此從警告信的絕對數量上看,遠高於其他非美國國家和地區。 下載全文PDF檔   結語 本期聚焦從美國到中國的孤兒藥市場競爭與機會、學名藥巨頭Mylan的專利挑戰動態以及上半年美國FDA警告信分析回顧。在面對越來越「慘烈」的學名藥市場競爭的時候,我們常常會被問到:如何通過各種動態和資料去挖掘潛在的商業機會?別人的成功案例是否可以複製?哪些產品或者策略才是適合自己的?未來市場會怎麼樣?如何開拓新興市場,賺更多的錢?往往這些問題很難回答。原因非常簡單,每個企業的情況、戰略、各類資源(研發、生產、行銷網絡等)和產品線不同,領導人的風格不同,不同時間點外部環境(商業、政策和競爭)與行業整體水準也不相同,只有根據企業實際情況,以前瞻性的思維,深耕細作,方能成就百年基業,同時我們也希望能通過每期行業動態觀察為您帶來一些啟發。 下載全文PDF檔   專人諮詢學名藥市場競爭情報解決方案     Competitive orphan drug market will drive down prices, OptumRx predicts, 2020-06-24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pbm-giant-optumrx-predicts-increased-competition-for-orphan-drugs-will-drive-down-prices Biogen International GmbH et al. v. Mylan Pharmaceuticals Inc., U.S. District Court, N.D. […]

中國醫療科技的挑戰與目標

本文節譯自 科睿唯安旗下 Decision Resources Group (DRG) 的 Medtech Regulatory Dynamics 2020: 6 Big Regulatory Updates and Takeaways for Medtech Teams 報告。 了解DRG解決方案   中國醫療器材產業過去數十年來突飛猛進,其中有許多推動因素,包括快速都市化、可支配收入增加、老年人口數量龐大且持續擴展、強化低層級設施與非都市區域的醫療保健基礎設施、病患更加瞭解治療選項及其可用程度,以及全國各地有越來越多接受良好訓練且技術純熟的外科醫師。 以上各種因素創造龐大的醫療照護需求,刺激買方採購廣泛多樣的醫療器材,進而支撐了中國的醫療器材市場。 不過如此強大的成長趨勢並非一帆風順,中國醫療器材產業雖然在各方面有其獨到之處,但也面臨各種挑戰。以下將說明中國醫療科技領域的主要挑戰,並詳述中國政府目前如何因應各項問題及其未來計畫。   挑戰:人口統計趨勢、財務困難 中國醫療器材產業面臨的挑戰,大多可歸因於人口統計與財務狀況的綜合效應;整體來說,在全球最遼闊的土地之一,向全球最多的人口提供一致的醫療保健服務,勢必會遭遇各種困難與阻礙。 此外,中國政府持續推動升級本國製造能力的種種努力,也常與前述困難糾纏不清;中國製造長久以來都會讓人聯想到低成本及低品質,因此中國政府希望提升技術水準,支援中國企業更有能力與外國製造商競爭。一般認為外國企業能夠提供品質較佳但也較昂貴的產品,並量產高價值產業目前使用的材料,例如醫療器材、製藥、航太、IT 及機器人等領域。 在這樣的前提下,以下將更深入探討中國過往及未來的挑戰,以便更全面瞭解中國目前的定位,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 人口老化:中國人口老化速度是全球最快的國家之一,勞動年齡人口也同步萎縮,對中國公共醫療保健系統產生龐大的成本負擔。此外中國大部分老年人都來自大都市以外的低收入社區,不容易取得經濟實惠的高品質醫療保健服務,更讓問題雪上加霜。 醫院過度擁擠:中國並沒有制度負責控制或調節病患人流,而大多位於市中心的第三級醫院,雖然擁有技術精良的外科醫師,以及各種出色設備處理所有類型手術,但其實只佔所有設施的一小部分。因此大部分病患不論本身的醫療需求為何,都選擇前往第三級醫院,造成過度擁擠、等待時間長,以及缺乏個人化照護等問題,進一步對公共醫療保健系統造成更大壓力。此外,居住在市中心以外的中國人民,如果需要各種高階手術或器材,不太可能獲得自己所需的照護,因為一般位於市中心以外的第一級與第二級設施,並沒有妥善器材或充足人力處理各種複雜病例。 偏好外國產品:中國許多高階醫療器材市場都是由外國跨國企業掌控;這類企業通常已在歐美高度開發經濟體的相似市場中取得成功。這種情況在大都市特別明顯,而第三級設施則多半位於大都市。大部分中國病患和醫師都認為外國產品的品質更好,不過價格也比當地替代產品更高;在大部分情況下,只要病患在經濟上能夠負擔得起外國器材,就會選擇使用外國產品,不會考慮採用國內的替代產品。此外在許多高階器材產業中,外國企業享有所謂的先進者優勢;這是因為外國企業已經擁有臨床資料在母國支援自家產品,並能取得必要資源在中國行銷產品,在各種中國市場取得可觀的市佔率。此外,與大部分本地企業不同的是,跨國企業會大量投資外科醫師與醫師的教育計畫(特別是在第三級設施所在的大都市),以便讓更多人認知各種新型產品及手術程序,並使醫師熟悉產品以便未來能放心使用。雖然各種政府政策讓中國當地競爭廠商的地位持續成長(以下將詳細探討),但這項趨勢仍將在高階醫療器材與複雜手術程序市場延續下去。 供應鏈層層剝削:製造商在許多中國省份供應產品至設施時,有無數的經銷商牽涉其中;為了維持獲利,每個經銷層級一般都會對產品加價,造成醫療器材價格高度膨脹。這除了效率不彰以外,也會讓許多中國病患無法負擔使用大部分醫療器材(特別是外國器材)。   解決方案:基礎設施投資、支持國內製造,以及健康競爭政策 前述各項挑戰對中國公共醫療保健系統造成龐大的成本壓力,而這項壓力從過去開始就一直持續不斷,遠超過所能承受的程度。不過中國政府過去十年間訂定多項計畫,試圖減輕前述壓力。 投資低層級醫院基礎設施:為了降低第三級醫院過度擁擠的情形,政府已大量投資改善低層級(low-tier)醫院的基礎設施,並強化這類設施外科醫師與醫師的技能水準。此外像是河南等省份的政府也變更補貼政策,透過獎勵鼓勵病患前往低層級醫院就診。雖然以上政策在過去五年降低了第三級醫院過度擁擠的情形,但過度擁擠在中國各地仍是實際問題;因此一般預期中國政府將持續實施這類政策,讓病患在中國各地能夠享有便於取得及適當的醫療保健服務,進一步減輕醫療設施壓力。 增加私人設施數量:為了進一步減輕第三級醫院壓力,政府規劃鼓勵設置及強化私人醫療保健設施,讓有能力支付高階手術或跨國企業器材的病患,能夠選擇到這類設施就診。過去幾年來中國私人設施數量大幅成長,一般預期此項趨勢將繼續延續下去。目前中國病患對私人醫院仍有疑慮,因為中國病患認為大型公共醫院品質較佳,而外科醫師通常也傾向在公共醫院執業,因為外科醫師能在其中從事研究或教學工作,並有大量機會能夠增強本身技能。不過由於政府鼓勵設置及利用私人設施,且私人設施在手術數量比例方面持續提升,病患及醫師對私人設施的認知將有所改善,支持政府的整體作為。 商業保險:中國公民若購買商業保險,而不是仰賴公共保險,也可享有中國政府的稅務減免;公共保險對高階手術及外國產品的給付範圍非常少。各界期望以上計畫能夠限制公共醫療保健系統的成本,並提升所有醫院的營運效率,特別是第三級設施。 補貼調整:中國各省政府為了支援國內製造商,促進醫療器材市場的健康競爭,透過補貼政策鼓勵採用國內產品(一般作法是補貼更大比例的國內器材)。北京和上海等主要城市的當地設施擁有充分資源,許多病患的財務狀況相對上也更為充裕,因此外國及國內器材之間的補貼並無差異;結果這些城市使用的器材大多為跨國企業產品。相較之下,江蘇、河北、河南、四川、山東、山西及湖南等省份的補貼政策,不是明確支持國內產品,採取套裝價格政策迫使醫院使用成本較低(一般為國內)的器材,就是支持以保守治療方法取代手術介入,以便在比較接受國內產品的高度商品化及非特殊部門使用更多國內產品。此外許多省份的醫院主管,都訂定獲得政府支持的特定準則,規定國內產品的使用比例,最高可能達到 80%。 多層招標:中國採取多層級器材採購程序進一步支持國內業者,各省之間的詳細情況各不相同,但整體而言在全國各地都大同小異。招標程序於各個不同層級進行,包括省、市,然後直接由個別醫院進行;這樣可讓政府確保健康競爭,避免任何單一品牌或公司完全壟斷任何特定省份的器材部門。此外省政府也可藉此支持該省企業生產的器材,從每次銷售中收取更多稅金。 兩票制政策:為了對抗整個供應鏈無數經銷商加價層層剝削的問題,好幾個省政府實施所謂的「兩票制政策」,規定製造商與醫院之間只能存在單一經銷層。中國製藥部門已經實施相同政策一段時間,能夠有效為中國病患降低藥品價格。上海市於 2018 年試行實施此項政策,未來也可能在其他省份實施。此項政策未來可在許多省份降低醫療器材價格,一方面能夠支持採購醫療器材(以及後續產生營收),另外也能進一步讓中國負擔過重的公共醫療保健系統降低成本壓力。 讓外國產品更容易商業化:雖然中國政府採取各種措施支持國內製造及本地企業,但並無意完全讓外國企業退出市場。政府希望外國及本地產品之間形成健康平衡的競爭關係。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 (CFDA,目前稱為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 NMPA)過去五年來,針對器材商業化規範做出多項變革,一方面促進本地創新,另一方面則協助跨國企業更順利進入中國市場。 – CFDA 於 2014 年宣布創新器材的快速核准程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