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uMark

以圖找圖:AI時代全球圖形商標檢索

天下苦代碼檢索久矣!作為一種直觀形象的商標形式,圖形商標頗受各類商事主體的青睞;不過,相比於容易描述的文字商標,具象化的特點也使得圖形商標在檢索上面臨困境。傳統的代碼檢索方式無法解決這一困境:一方面,象徵元素代碼本身的數量令人目眩,又存在類別和標準上的差異,且剝離了圖形商標本身的具象化特徵(例見圖1),非常不便於記憶和運用;另一方面,代碼檢索又往往受到審查員主觀認知的影響,不同的審查員可能將同一個商標拆分為不同的象徵元素代碼,從而使代碼檢索的準確性更加成疑。   進入AI時代,代碼檢索的種種不便,使得操作直觀便捷「以圖找圖」成為了更受人們青睞的圖形商標檢索方式。如今,可提供以圖找圖服務的世界商標檢索網站包括了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歐盟智慧財產權局(EUIPO)、澳洲智慧財產權局(IP Australia)等官方機構及科睿唯安CompuMark™等商業機構。其中,WIPO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免費商標資料庫,其檢索結果可排序;EUIPO可提供歐盟檢索和TMview檢索,其資料庫涵蓋71個國家或地區;IP Australia只提供單國檢索,但其檢索結果可進行二次篩查。相比之下,科睿唯安CompuMark的 TM go365™ 資料庫在收錄範圍和功能選擇上的優勢更為明顯,其涵蓋185個國家和地區的商標資料,又可對檢索結果進行排序、編輯、匯出和共用等一系列便捷操作。 當然,以圖找圖服務的核心競爭力,仍然始終體現在檢索的準確性上。下面就以五類圖形商標為例,比較其在WIPO資料庫和CompuMark TM go365資料庫中的檢索結果: (一)抽象圖形   如圖2所示,WIPO與TM go365資料庫的以圖找圖檢索結果均與原圖形較為接近,準確性較高。不同的是,WIPO的檢索結果僅包含單純的圖形商標,而TM go365的檢索結果中還包含了含有近似原圖形元素的組合商標,其覆蓋範圍更廣。   (二)動物圖形   如圖3所示,以左側的狗頭圖形進行以圖找圖檢索,WIPO資料庫的檢索結果較為繁雜,其中不僅包含狗頭形象,也包含貓、羊等其他動物形象;而TM go365的檢索結果則均為近似的狗頭圖形,在準確性上更勝一籌。   (三)風景圖形   如圖4所示,以左側的由山峰和河流兩個元素組成的風景圖形進行以圖找圖檢索,WIPO資料庫所回饋的檢索結果中絕大多數僅包含山峰圖形,而TM go365的檢索結果則基本完整捕捉了原圖形中的全部元素,近似程度更高。   (四)藝術字圖形   如圖5所示,WIPO資料庫對於藝術字圖形的辨識能力似乎有所缺欠,檢索結果與原圖形的近似程度較低,TM go365不僅檢索出了與原圖形完全相同的圖形商標,其他的匹配結果也顯然更為準確。   (五)人像圖形   如圖6所示,與WIPO資料庫的檢索結果相比,TM go365不僅再次捕捉到了與原圖形完全相同的圖形商標,其匹配結果整體上也與原圖形的線條和色彩風格更為接近,有效排除了檢索噪音。   強大的核心功能與友善的操作體驗,均是TM go365資料庫的鮮明特色。如上圖所示,使用者只需將待檢索圖形直接拖放至資料庫介面中,即可輕鬆快速地獲得檢索結果,體驗“Drag.Drop.Go.”的檢索快感。 透過先進的機器學習和視覺識別技術,科睿唯安CompuMark可為使用者的圖形商標提供包括TM go365以圖找圖服務在內的一系列豐富的檢索與保護解決方案,並在速度和靈活性上均具備其他 DIY 檢索工具無法匹配的優勢,助您輕鬆獲取所需的可靠資訊。自信做出關鍵的品牌決策,不妨從美好的檢索體驗開始!

透析大數據,制勝商標戰

「大數據」一詞在各大產業、各類社會經濟事務中的熱度與日俱增的同時,人們對於如何運用大數據為企業與產業賦能增值越來越重視。誠然,大數據發揮其自身價值的最大空間,往往不在於數據本身,而在於其通過分析以指導實踐的功能。 本文將以中國大陸的健康產業為例,解析科睿唯安 CompuMark 和 Darts-ip 整合平台在企業商標清查、監控、判例資訊分析以及構建和提升全球商標戰略方面的合理高效應用。   透視市場動態,把握行業風向 如何評價2019年中國大陸健康產業在海外的發展情況?我們可以通過CompuMark所提供的全球商標數據一探究竟。 選取第5類(藥品和其它醫用或獸醫用製劑)、第10類(醫療器材及醫療用品)、第44類(醫療衛生和美容服務)商品為範圍,2019年,中國申請人在這三類商品上申請的海外商標分別有3,688件、4,781件和885件,其中申請數量最多的前10名中國申請人則如圖1所示:   從申請地域來看,美國、歐洲、香港等國家或地區依次成為中國申請人最青睞的目標(如圖2),其中,排在第一位的美國收到的中國註冊申請,是第二位的歐洲專利商標局的三倍有餘。這說明即使在中美經貿摩擦的影響下,美國市場對於中國健康產業依然有著巨大的吸引力。   從商標指定的商品或服務名稱來看,2019年中國申請人在第5類上的申請主要集中於嬰兒食物、消毒劑和營養補充劑,在第10類上主要集中於醫療器材、按摩器材和振動按摩器,在第44類上主要集中於美容服務、醫療輔助和遠端醫學服務。進一步分析第10類申請數據可知,中國申請人在該類上申請的海外商標,多數指定比較簡單的醫療用品,僅有少數涉及尖端醫療器材,說明中國健康產業在海外仍有著較大的升級空間。   透視訴訟動態,消解法律風險 中國企業商標「出海」的過程,免不了與各類法律糾紛相伴。以最常見的商標異議、商標無效、和商標侵權三類訴訟案由為例,分析解讀全球最大的智慧財產權判例資料庫Darts-ip所提供的2019年中國當事人在健康產業的商標訴訟統計數據,企業對於海外商標中的「雷區」也將有更清晰的認識。 從異議與無效兩類案件數量的直觀對比來看,2019年,中國當事人在國內參與的無效案件數約為異議案件數的兩倍,而美國當事人在相關領域的異議案件數則是無效案件數的8倍之多(如圖3及圖4)。相比於在商標核准後提出的無效申請,異議申請需要在商標核准前提出,時間節點的提前意味著對商標監控的更高要求,這說明相對於美國當事人而言,中國當事人整體上在阻止對方商標註冊上的反應較為遲緩。另外,中國當事人在海外作為原告的案件,異議之訴的數量明顯多於無效之訴,這證明了中國當事人內部的一項重要差異:在海外進行商標佈局的中國申請人,往往比國內申請人更具商標保護意識和敏感性。   從中國當事人海外商標異議與無效之訴的勝率來看,在健康產業中,中國當事人作為原告參與實體判決案件時,勝訴率(53%)與全球健康產業整體勝訴率(53%)相當(如圖5);而作為被告時,中國健康產業當事人的勝訴率(40%)明顯低於全球健康產業整體勝訴率(50%,如圖6)。這說明在健康產業中,中國商標申請人成功獲得海外核准的難度相對於全產業平均水準來說更大。   在商標侵權方面,如圖7所示,中國健康產業當事人作為原告時的勝訴率(71.43%)要高於全球健康產業(64.73%)的整體勝訴率,與中國當事人所有海外商標侵權之訴作為原告的勝率(71%)相近。但另一方面,中國健康產業當事人在海外商標侵權之訴中被判侵權的機率也達84%左右,明顯高於全球整體被判侵權機率(64%)。可見,中國健康產業在「出海」過程中,仍需十分注重提防商標法律風險。   除了瞭解中國當事人在健康產業訴訟的數量和勝敗率等情況,我們還需要瞭解一些更有意義的統計數據,即商品或服務的相似性比較數據,這是判斷兩個商標是否足以使普通消費者產生混淆的關鍵問題之一。Darts-ip資料庫統計了全球各國行政機構和法院裁決所涉及的商品/服務比較資訊,並基於此設計了商品/服務相似性比較器,供用戶檢索查詢相關案例和統計資料,以輔助他們的商標決策。例如,利用Darts-ip商品/服務比較器檢索全球最常與消毒劑進行比較的商品/服務類型,可以得出一系列相關結果,圖8示出了比較最為頻繁的前10種商品類型及相似性裁判結果統計。從商標申請的角度來說,兩類商品被判相似的機率越大,在商標相同或者相似的情況下,商標申請被判駁回的機率就越大。如果我們要在特定的國家申請商標,那我們就有必要通過查詢這個國家不同商品之間的相似性比較資料來評估申請的障礙。從商標異議、無效和侵權訴訟的角度看,也是同樣的道理。   構建商標佈局,提升全球戰略 借助CompuMark和Darts-ip整合平台整體瞭解行業及訴訟動態之後,企業如何從個案操作的角度利用這一平台提升自身的全球商標戰略?不妨從商標佈局與監控、自由實施、競爭對手監控等角度入手。 首先,在商標佈局方面,企業應充分考慮自身商標的各種語言變體以及當地消費者的發音特點,進行廣泛佈局,儘量不給競爭對手或仿冒者留下可乘之機;商標名稱亦不可觸犯目標市場的當地文化禁忌和法律禁忌。此外,為對抗惡意搶註者,企業還在評估商標申請的障礙之後,及早進行商標佈局,並注意使用特定手段防止自身商標被撤銷。通過在Darts-ip中檢索目標市場國家關於「真實使用」的法律點,可盡覽對該問題進行過詳細探討的相關案例,藉由判例研習,企業就能更準確地把握目標國家的裁判準則。   在商標監控方面,企業可以利用CompuMark獲取與自身商標相同或相似商標的公告資訊,進而通過Darts-ip的商標相似性比較檢索功能,評估進入法律程式後的勝率。如圖10所示,在第5類中,符合「名稱均為三個漢字,有一至兩個字不同」模式的商標,在中國被判定相似的機率為80%。由此,企業就可以有足夠的信心對近似商標提出異議之訴了。   在自由實施方面,企業同樣可以通過CompuMark清查有可能構成市場障礙的已有商標,並利用Darts-ip評估目標市場的司法裁判動向和商標權人的好訴性及潛在侵權風險,為商品出口掃清障礙。同樣的邏輯也可應用於競爭對手監控上:利用CompuMark提供的競爭對手商標監控報告服務,企業能夠隨時洞察競爭對手的商標佈局和商品規劃;而利用Darts-ip來檢索競爭對手的相關案件,企業則能快速掌握對手的商標佈局維權和防禦策略,真正做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關於CompuMark 科睿唯安旗下的CompuMark是商標檢索、分析和保護解決方案的領導者,藉由我們高品質的資料、專家分析、強大的商標清查、檢索、監控等工具、以及專業一流的服務,幫助全球的商標和品牌專業人士壯大和保護品牌資產。全球10大最有價值的品牌[1]有9個採用CompuMark來保護他們的商標。聯絡專人諮詢詳情 關於Darts-ip Darts-ip 提供全球智慧財產權判例資訊與分析服務,以支援智慧財產權非訴和訴訟業務。通過我們的平台,智權及法務專業人士將可獲得智慧財產權、企業競爭情報、各國家和地區的司法判決、關鍵法律議題及相關市場發展趨勢的解析。Darts-ip的使用者將可輕鬆檢索並追蹤全球超過500萬件智慧財產權判例,包括商標、專利、著作權、外觀設計、網域名稱和不正當競爭。我們在世界各國和地區由當地法律專家組成的專業團隊,結合最先進的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工具,從每件判例文件中提取關鍵資訊。科睿唯安於2019年12月收購Darts-ip。聯絡專人諮詢詳情   [1] Interbrand 2019 Best Global Brands

是時候調整藥品類商標檢索策略了嗎?分析商標申請顯示膳食補充品的申請不斷成長

根據《尼斯分類》第十一版(2020版),第五類商品「主要包括藥品、醫療用及獸醫用製劑」。 涉及到商標時,「藥品」一詞通常會讓人聯想到傳統的醫學領域,例如疫苗、抗生素以及治療癌症、糖尿病、心臟病等疾病的藥物,或是想到革命性的醫療産品,例如基因療法和生物相似性藥品。 但是,近期的一項分析顯示,我們的這個看法可能需要改變。在這項分析當中,我們對全球幾大主要商標註冊機構所收到的商標申請進行了研究,重點聚焦申請書所使用的商品分類用詞。   在美國第 05 類商標申請活動中,膳食補充品類申請占主導地位 我們先看看美國專利商標局 (USPTO) 收到的第 5 類商標申請。自 2010 年以來,每年在商品說明中最常出現的高頻詞是“supplement”(膳食補充品),該類商標申請多於“pharmaceuticals”(藥品)類商標申請。 某些新興治療領域和傳統治療領域(例如腫瘤、糖尿病、疫苗)的商標申請在每年申請總數中佔比極低(見圖 1)。 第 5 類商品的商標申請活動從總體上看是在不斷成長,申請數量從 2010 年的 14,600 件成長到 2019 年的近 26,000 件。但這樣的成長主要來自於「膳食補充品」類商標申請的活躍,尤其是自 2016 年以來,該類商標申請數量年成長近 20%。   在歐洲,藥品不再占據第 5 類商標申請的主導地位 歐盟智慧財產局 (EUIPO) 的情況也是如此 — 「膳食補充品」是第 5 類商標申請中最常用的高頻詞,在 2018 年超過了「藥品」一詞。 近年來,在第 5 類商標申請中,成長最多的「膳食補充品」類申請。「腫瘤學」和「抗生素」等類的商標申請數量較少,沒有明顯的成長(見圖 2)。   實際上,在全球主要商標註冊機構中,第 5 類商標申請中的「膳食補充品」類,不僅已成爲主要的申請類型,而且在美國、英國和歐盟商標註冊機構,「膳食補充品」類申請現在已經超過了「藥品」類申請。 2017 年至 2018 年以來,已有半數以上的商標申請使用了「膳食補充品」一詞。WIPO […]

商標搶註 ─ 小心您的商標可能已成了人家佈好的商標地雷

要偵查商標於全球申請的資訊並不容易,原因在於全球很多國家,在政府公開的商標資料庫功能與資訊相當不完善;即使資料都齊全,功能也完備,令人卻步的還有語言的限制;即使語言無障礙,卻又受限時間,無法每天「周遊列國」的偵查商標申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