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实施实体(NPE)在中国的专利诉讼全景

研究方法

非实施实体(NPE)是知识产权行业历史进程中的一个特殊群体,涉及NPE 的专利诉讼已成为一个全球普遍的商业活动。随着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 NPE 开始将目光转向中国市场。本文藉由Darts-ip™专利案例数据库,基于事实数据,洞察NPE在中国的专利诉讼全景。

本文将 NPE 定义为:从专利权利中获得利益,但并不销售或制造相关产品,也不提供相关服务,并以原告身份积极主张权利或提起诉讼以行使专利权的法律组织(法人)。本文NPE之范围不包括自然人及大学。

本文统计的案例数据范围包括2010-20191年中国大陆地区发生的至少一方当事人为国外NPE的专利诉讼案例(中国NPE的案例未进行统计)。本报告将相同当事人就同一事由进行的所有相关诉讼称之为一个案例,例如,如果甲方向专利局复审和无效审理部提起针对乙方专利的无效审查请求,之后起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最后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在此过程中,尽管存在三项不同的判决,但这些诉讼仍被视为同一案例。只要案例中有任何法律文书是在 2010-2019 年这一时间段内做出的2,该案例就会被统计到本文的案例数据中。

事实和数据

NPE在中国的诉讼趋势

图 1:近十年来 NPE 诉讼3的演变和诉讼类别的细分

请注意,图中所述年份是指提起诉讼的年份,如果无从获知此年份,则参考案例中已知的最早签发的法律文书的日期。 数据来源:Darts-ip

图 1 显示了 NPE参与的专利相关诉讼数量随时间推移而呈现出的不可否认的增长趋势(尽管逐年统计数据中存在少数下降情况)。2014 年和 2019 年,案件数量显著增加。值得注意的是,2014 年,NPE在欧洲的诉讼数量也出现了显著增长 (62%)。同一年,NPE在美国的专利诉讼案件数量首次出现下降。

至于诉讼类别,到目前为止,无效程序4的占比是最大的。无效程序在所有诉讼中的年均占比为 80%。2016 年,这一占比达到最低 (50%) 。2016 年之后,侵权诉讼的数量骤然增多,之后保持稳定增加。从 2014 年无效程序数量的激增现象可推断:NPE可能 在2014 年就提起了大量侵权诉讼,但这些诉讼的数量在 2016 年之后才反映出来,因为侵权诉讼的判决通常在无效判定之后才做出。最后,我们不妨假设,自 2014 年开始,NPE 很可能已将其焦点从美国转移到其他国家或地区,比如欧洲和中国。

NPE 诉讼分布图

图 2:NPE在中国大陆诉讼的地理分布

图 2 显示了除无效程序之外的所有其他类别案例的地理分布情况。紫色越深,表示该区域的案例数量越多。 数据来源:Darts-ip

图 2 大致显示了案例集中的区域。NPE 倾向于在中国经济发达的省市提起诉讼,例如,江苏省(13 例)、广东省(10 例)、北京市(10 例)、上海市(7 例)和陕西省(1 例)。其中,有6个案例最终进入最高人民法院审理。NPE在以下一审法院提出了最多的诉讼: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诉讼所涉专利的技术领域

表1:诉讼所涉专利的前 10 个 IPC 分类

IPC 技术领域 案件数量
1 H04W 无线通信网络 104
2 H04L 数字信息传输(例如,电报通信) 84
3 H04B 传输 60
4 H04Q 选择 27
5 H03M c编码、解码或代码转换 26
6 H04J 多路通信 25
7 H01Q 天线(例如,无线电天线) 21
8 H03H 阻抗网络(例如,谐振电路、谐振器) 16
G10L 语音分析或合成、语音识别、语音处理、语音或音频编码或解码 16
9 G01L 测量力、应力、扭矩、功、机械功率、机械效率或流体压力 14
10 H04M 电话通信 10

这些专利包括 NPE 和非 NPE(例如,NPE对非NPE的专利发起无效程序)的专利。数据来源:Darts-ip

诉讼所涉及的专利技术主要分布在电子通信技术领域,尤以无线通信网络的数量为最。这与该行业创新密集、竞争激烈、国内通信产业高速发展不无关系。

NPE 专利的权利有效性

以下图表将 NPE专利与一般专利(此处所述一般专利是指所有无效案件中的涉诉专利,包括NPE专利)的权利有效性进行了比较。图 3 和图 4 的条形图显示了专利保护范围变化情况的统计数据。紫色表示在授权范围的基础上获得完整保护的案例数量及所占比例,深绿色表示虽获保护但范围有所缩减的案例数量及所占比例,浅绿色表示专利被全部无效的案例数量及所占比例。

图 3:NPE专利与一般专利的有效性比较

数据来源:Darts-ip

从图 3 可见,NPE专利以完整范围被认定有效的概率5比一般专利低 8%,表明 NPE 专利稳定性相对更弱。然而,一般专利与 NPE 专利的全部无效率是相当的。

图 4:NPE专利在中国与其他国家的有效性比较

挑战专利有效性的行为包括无效、异议、多方复审和侵权诉讼中的权利有效性判定。 来源:Darts-ip

图 4 可见,在韩国,NPE专利以完整范围被认定有效的概率非常低,仅为 11%,而日本的这一概率高达 40%,中国则介于两者之间。对比其他国家,NPE专利在中国得到全部维持的概率接近于美国,同时明显高于欧洲。

趋势总结

通过对上述统计数据进行分析,我们可发现中国 NPE 诉讼的主要趋势:

  1. 自 2014 年起,NPE 开始积极地在中国提起诉讼。2019 年,案例数量急剧增长。
  2. NPE 倾向于在发达省市提起诉讼。
  3. 诉讼所涉专利主要与通信技术相关。
  4. 当某项 NPE 专利被视为有效时,其保护范围更有可能发生缩减,即被维持部分有效。

 


参考文献

  1. 数据统计日期截至 2020 年 3 月 6 日。
  2. 提起诉讼的日期在 2010-2019 年之间的案例也在统计范围内,如果提起诉讼的日期无从获知,则参考案例中已知的最早签发的法律文书的日期。
  3. 2010-2019 年期间,有 250 件 NPE 参与的专利案件被收录到 Darts-ip案例数据库中。
  4. 原告可在专利生命周期的任何时间,就该专利提起无效程序。此程序旨在对该专利提出无效,并解除对专利权人授予的保护。如果原告胜诉,则专利权人将失去保护,并可能需要对已被授予的许可协议及权利进行重新评估。在中国,原告仅可向国家知识产权局 (CNIPA) 专利局复审和无效审理部提起无效程序。
  5. 在条形图中,以紫色部分表示。
分享这篇文章

Derwent
< 1 分钟阅读
Ridhma Dhar
Derwent
< 1 分钟阅读
王天汉
Kenichi Nakajima (中岛健一)